返回

第九百六十九章 剑客的交锋(一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六十九章 剑客的交锋(一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是什么剑法?“

    上泉高根看着抵住自己喉咙的长剑,他的脸上的神色有些呆滞。

    哪怕对方的剑只是犹如蜻蜓点水一般,连剑尖冰冷的触感都似恍惚间落下的冰冷雨滴。

    但上泉高根知道,他败了

    本来对于这个从种花来剑客的挑战,上泉高根的心中本是不愿接受的。

    毕竟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实在不愿意理会一些他所认为的“小角色”挑衅。

    但当看到挑战者本人之后,上泉高根同意了这次战斗:

    他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某种凛然的压力,这是他所不愿意承认的。

    剑的道路或许有不同的呈现方式,但逃避与软弱,从来不是剑的制胜之道。

    剑本是凶器,它的道路或许有缭乱炫目者,但终究是需要饮血的

    但接受挑战的结果,却大大出乎了上泉高根的意料之外。

    只是一剑,他便败了

    没有那么多的技艺交锋,没有想象中的你来我往。

    只是以极快速度出鞘的一剑,便彻底将一切繁杂的声音碾成一地的碎屑!

    对于一个才品尝了荣誉与欢声滋味的年轻人而言,这种断崖式的跌落让上泉高根有些失神。

    他当然有想过自己被击败,但那也只是在漆黑的夜里。

    在那些喧嚣与迷醉的细琐空隙里面,心头的悸动也会警醒着他。

    就像那个被他所击败的剑圣一般,他将饱受曾经的荣光所予以的反噬:

    以粗暴的方式去获得它,便要做好面对它崩塌的准备。

    对此,上泉高根觉得自己早该有所预料就是

    他的傲慢,他的理想,都寄托于自己苦练的剑术之上。

    但是遗憾的是,当最为强硬的一面被人强硬的碾碎之后,那种痛苦似乎显得过于残忍

    上泉高根甚至觉得,那令他窒息的剑光,也不过是对方随手而为的游戏之作罢了。

    如果真的是生死相搏的厮杀,那剑不该是那般

    ”只是纯粹的剑术而已,至于剑法“

    那个自称为尹仲的男人看着他,上泉高根只觉得这个家伙的眼神是如此冰冷。

    就像触及剑器时所反馈的冰冷感一般,那是一种由冰冷理性构成的锋芒。

    看着对方,上泉高根似乎明白了那些被他视为古旧传统里面,那些为剑付诸于一切的存在

    对方的眼神和剑,清晰地告诉了上泉高根这一切。

    “你需要问你的剑”

    那个自称尹仲的男人摇了摇头,他将剑缓缓收入剑鞘中。

    并不像他之前出剑时的狂暴,这一刻的他反而像是在收敛着最后残酒的饮者。

    上泉高根也不时会喝上一些薄酒,撩作舞剑的庆祝。

    但这一次,他觉得自己不是杯中客,而是杯中人

    问自己的剑吗?

    上泉高根看着一剑击败自己后,便独自离去的剑客,他看着自己手中的剑默默不语。

    因为这一次挑战,是上泉高根偶尔接受的即兴之作。

    所以,周围观看的人并不多。

    上泉高根没有去理会他们脸上愕然的神色,他觉得自己的道路并没有错。

    错的,只是他懈怠的心罢了

    “我会向你证明我的剑法,以及我的剑道的!”

    上泉高根看着尹仲离去的方向低声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正准备回寺庙的尹仲和同样独自前来的童川相遇了。

    童川没有去看尹仲,因为对于他而言,上泉高根才是他今天的对手。

    或者说,他并不愿意以对手的概念来定义对方。

    他觉得那更像是一场已经安排完毕的话剧,而对方是其中的一个丑角罢了。

    尹仲也没有看童川,他虽然能够感受到童川体内强烈的剑气。

    但是对于他而言,并不需要通过击败谁去证明什么。

    他要做的,应该是予以某些东西以定义。

    就像上泉高根这般将剑术视为某种权柄与利益的交换之物,并且大肆进行宣扬的家伙。

    尹仲会直接用剑告诉对方:真正的概念是什么。

    在易秋的众多弟子之中,尹仲是受其影响最大的弟子之一。

    他努力地追逐着师尊的意志,并且希望将自己的人生也演绎成那般模样。

    虽然是野望,但哪怕只是万分之一,也足够令他满足了。

    毕竟,以一己之力将神祇锤死的存在,在多元宇宙也算是有一些名号的了。

    而随着尹仲对于剑的不断钻研,他愈发感受到了师尊的伟力。

    那些不为凡物所知晓的事实背后,隐匿的是一个擎天的巨人。

    在岁月的缝隙里面,在凡物的繁多猜想中,那闪烁着微妙光芒的、不为人所知的秘密,都在诠释着属于传奇的定义。

    那,才是真正的、波澜壮阔的生命!

    所以对于上泉高根,尹仲并没有说太多的话语。

    在尹仲看来,当行为具备足够影响力的时候,言语便毫无意义一如易秋在物质界中所表现的角色一般。

    而两个秉持着不同剑道的剑客,就此擦肩而过。

    这自然并非多么微妙的瞬间,历史也不会将这一刻作为多么珍贵的资料保存。

    但是或许当时间的洪流滚滚而过之时,经年之后当后人惊异地看着在从某种极为巧合的情况下得到的照片。

    那泛黄的照片上,或许已经将剑者的道路清晰地展现了出来:

    一者条桀骜而独,一者从心而极

    但对于此刻的上泉高根而言,他的心情不怎么快乐就是了:

    “又一个种花的挑战者?”

    “赌上剑君的名号?“

    上泉高根觉得有些头疼,他自然不是沉沦于痛苦和颓废的人。

    剑圣的敌人,只可能是剑圣

    只是,有强弱之分罢了

    但一如他所选择的剑道:剑或是凶器,但仍有属于凡间的烟火气息。

    那些被传统束缚的剑道,或许锋锐而强大。

    但,那终究不是他上泉高根的道路就是了。

    只是,拒绝?

    上泉高根整理好自己略有些狼狈的衣着,然后将剑拿上。

    他得让那些种花的剑客们知道,并不是所有来自种花的剑客都能那般强大。

    强大的是那个名为尹仲的家伙,而不是种花的剑客。

    上泉高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向挑战场
请用新网址【【m.aishuxs.com】】访问网站,【非常紧急!!旧网址已经被屏蔽,造成无法访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